加載中 ...

用戶倒戈, 長篇推文開懟, “以太坊不值得”

2019-05-23 23:31 編輯:btc268.com 來源:區塊鏈資訊

  

  以太坊的走勢如過山車,無論是跳票已久的「君士坦丁堡」升級,還是PoW像PoS的轉變,都有意味著礦工的收益被不斷擠壓,最爆款的幾款DApp日活也不足一千。

  

  在這一背景下,著名科技網站Hackernews發布了一個「為什么我這么看衰以太坊」的帖子,引起了大家的熱烈討論,很多開發者紛紛留言,表達了自己不看好以太坊的原因。

  

  從這些討論中,能看到以太坊開發者的日趨理性,以及開發者目前的尷尬處境。

  來源 | Hackernews

  譯者 | 賈瑞婷

  就在上個月,以太坊的走勢還像過山車,在經歷了數月的下行后,在短短幾天內實現了超越了平均水平的增長,但隨后,又掉頭下跌。

  無論是跳票已久的「君士坦丁堡」升級,還是PoW像PoS的轉變,都意味著以太坊的挖礦收益將逐漸降低,直至歸零。除此之外,以太坊上最火爆的幾款DApp用戶日活也不足1000。在這一背景下,無數的競爭者,正在對以太坊「公鏈之王」的地位虎視眈眈,以太坊本來一片光明的未來,開始變得前途未卜

  不止如此,以太坊在技術和去中心化方面都存在嚴重問題,隨著商業化的募資活動已經在吞噬以太坊真正需求所需要的資源,越來越嚴格的 ICO 監管政策會嚴重影響這種需求的規模。

  在國內,很多專家對于以太坊的未來憂心忡忡,某公鏈項目負責人張康曾說。“以太坊在Dapp數量上占據優勢,但在增長速度上,EOS和波場卻在超越以太坊。直至今日,以太坊的TPS依然停留在20-30的水平。再不提升,其競爭力會越來越差。”

  而在國外,著名科技網站Hackernews也發布了一個「為什么我這么看衰以太坊」的帖子,引起了大家的熱烈討論,很多開發者紛紛留言,表達了自己不看好以太坊的原因

  

  在收到的35條留言中,幾乎覆蓋了了以太坊平臺的所有負面因素,可以說是開發者選擇公鏈最有價值的參考之一。

  下面我們就來一起看看,國外大神們為什么這么討厭以太坊的35個原因

01

  

  “ 首先,以太坊的架構和文化與比特幣截然不同,但卻聲稱與比特幣提供同樣的解決方案,包括: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價值存儲,資產發放,智能合約等等。

  

  其次,以太坊被看做是一種加密“藍籌股”,這種看法影響著剛入行的新人。”

02

  自從2014年,我就開始關注以太坊,有責任與大家分享我對以太坊的擔憂。在我看來,以太坊與營銷中所吹噓的恰恰相反,它最多只是一種科學實驗。然而,以太坊目前估值130億美元,我認為虛高。

03

  “  我認同以太坊開發者Vlad Zamfir所說的,以太坊遠未成熟,并不安全,沒有擴容能力。Vlad Zamfir曾發推表示,以太坊僅僅是不成熟的科學實驗,千萬不要依賴以太坊執行關鍵任務應用。以太坊沒有商業化能力,也沒有變現政策,目前只是固定的區塊發行,很難實現指數級增加。

04

  “  第一次我認識到以太坊的問題,是跟以太坊創始人每周都一起玩耍的時候,那時候我就問他們打算如何擴容。四年半過去了,以太坊分片似乎仍然只是白日做夢。

05

  “  雖然大家對以太坊仍然樂觀,認為鏈上擴容馬上就能實現了,但是目前這一承諾還遠遠未被兌現。

06

  “  最近,某知名開發者團隊決定對預期很高的Casper協議分片白皮書進行學術評議。經評議,該團隊認為Minimal CBC Casper研究是否能對共識協議和擴展性的實質進展起到貢獻,存在重大疑問。

  CBC Casper的定義和證明在理論和實踐層面均無法解決拜占庭容錯問題。CBC Casper一文在不考慮活躍度前提下證明正確性,在研究方法上存在根本性錯誤。

  更為重要的是,Casper協議家族的定義是否能對區塊鏈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或該方法是否適用于區塊鏈擴展能力,都是未知數。”

07

  “  在第二層,開發者們也在通過以太坊的狀態通道(類似比特幣中的閃電網絡),努力為以太坊擴容。但主鏈上發布的ERC20代幣在這個環境中是否可以通行,尚不清楚。

08

  “  

  相比之下,讓我們來看看比特幣閃電網絡進展階段:

   第一,2016年1月,首次公開公共密碼;

   第二,2017年1月,Alpha測試;

   第三,2018年3月,Beta測試。

  

09

  “  比特幣閃電網絡目前是活躍的,而且發展迅速。

10

  “  2017年,更多關于以太坊擴容的討論產生了,這次大家所說的“萬靈藥”是Plasma方案。Plasma是以太坊擴容的四大方案之一(另外三個分別是Casper,Sharding和Raiden Network)。

11

  “  但是,一旦仔細考慮,大家發現,這只是一些舊概念的重新包裝,該項目到現在也是一事無成。比特幣核心貢獻者曾Peter Todd表示,這些概念只是樹鏈設計過程,因無法保證安全最終將遭拒絕。

12

  “  更應該得到討論的問題是,以太坊向權益證明(Proof-of-Stake, )的過度。從比特幣的工作量證明(Proof of Work)到以太坊的權益證明(PoS)過度將改變整個系統的經濟規則,而規則變化將對所有一切產生深遠影響。

13

  “  對于未加入計劃中的人來說,這是對權益證明基本設計層面存在問題的說明。就像我之前說的,以太坊更多是科學實驗。

14

  “  另外,請注意這條線索,權益證明區塊鏈需要主觀性(即受信任的第三方)才能達成共識。

15

  “  權益證明(pos)根本不是一個新概念。工作量證明(pow)是比特幣的重大創新之一。因存在審查漏洞,以太坊的權益證明POS不切實際。

  

  1998年,密碼學專家戴偉就曾提出匿名的、分布式的電子加密貨幣系統——B-money。B-money被認為是比特幣的精神先導。戴偉的B-Money系統有兩種方法來維護交易數據:

  第一,每位網絡用戶維護各自的數據庫,記錄每名用戶資金;

  第二,所有記錄由專門一組用戶來維護。

  

  專門托管數據的用戶將會被激勵對所有記錄保持誠實,由于這些管理者也會把自己的資金存在特別賬戶中,一旦出現誠信問題,他們也會因此而損失資金。第二種方法被稱為“權益證明POS”,如這組特別用戶(管理節點)出現虛假欺詐交易,他們會損失所有資金。

16

  “  多年來,新瓶裝舊酒,對舊概念進行重新包裝已成為以太坊文化的模式,沒有對過去研究進行恰當引用或參考,并且沒有同行審議機制。科學的發展和進步不是這樣的。”

17

  “  我最大的一個擔心是,到目前為止,詭辯和營銷宣傳造成以太坊的成功,而過高的預期導致了過高的市值。”

18

  “  舉例來說,幾天前,我發布了一篇推文,以太坊的價值主張本質上是烏托邦式的。以太坊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相似:

  

  目前運行良好的工作量證明(POW)只是階段性的;而理想中的待被證實的未來是權益證明(POS)。

  烏托邦式概念:基于硬分叉的“社會共識”。

  第三,烏托邦式未來:所有以太坊用戶都將擁有永久性收入。

19

  “  我對以太坊的評價認真嚴肅。上篇推文提出的三點內容,與Vitalik Buterin所描述的“以太坊獨特價值主張”針鋒相對。V認為以太坊的獨有價值包括:

  以太坊發展路線圖中的權益證明;

  在協議管理和社區層面,完全且明確獨立于比特幣政治;

  完整的協議層面的去中心化。所有側鏈都相互連接,使用通用代碼語言,許可聯盟鏈。

  

  因此,我認為以太坊不行的三個主要觀點是:

  

  第一,Vitalik和其他以太坊倡導者曾多次公開拒絕承認工作量證明(POW);

  

  第二,以太坊對“社會共識” 這一模糊而危險的概念之間的鐘愛,顛覆性的“硬分叉”被用來“升級”或“優化”系統,這必然導致更高級別的中心化;

  

  第三,Vitalik本人對接受免費午餐的想法并不陌生。在2014年一次以太坊公開演講中,他曾認為以太幣加20%的通脹稅對用戶來說“無成本”。”

20

  “  

  我記得,之前Vitalik在回復我的推文時,用了和我一樣的文風來批評比特幣。他沒有直接回應我的質疑,回答中錯誤百出。但是,他的粉絲卻對他的答案趨之若鶩。

  

  Vitalik在推文中說:

  目前運行良好的BTC L1只是階段性的;理想中的尚未被證實的L2即將到來。

  烏托邦式概念的進展:我們完全相信以太坊將需要硬分叉。

  烏托邦式未來:超級比特幣化。

  我并不認同,我認為:

  BTC L1并非“只是一個階段”,它始終是其交易結算的決定性基石。

  軟分叉數字協議已經成為30多年來的標準,硬分叉是偏差!

  中本聰從未將“超級比特幣化”看做目標。

  

21

  “  其實,咱們談的這些并沒有多少價值,只能騙騙小散戶。”

22

  “  

  我再說幾句大家可能不太聽的。早先為了“保證”向烏托邦式的權益證明POS過度(權益意味著永久性收入),一枚“定時炸彈”被嵌入到協議中,將迫使礦工接受向權益證明的過度。

  當然,這里面什么都沒發生,這是因為以太坊協議中的任何內容都是硬分叉的。權益證明的烏托邦式承諾沒有辦法兌現。

  此外,以太坊大力宣傳,使用以太坊,用戶可以像使用JavaScript應用程序一樣輕松地編程智能合約。

  這種魯莽的概念遭到P2P和操作系統開發人員的批評,因為每個智能合約實際上都是一個“從頭開始的密碼協議”。換句話說,它在玩火。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從頭開始創建智能合約”意味著設計加密協議。即便對于專家來說,想做到這一點也無比困難,專家尚未找到好的工具來解決這一問題。

  

23

  “  其實,比特幣的模塊化方法則更好地劃分風險,從而更為有效地減少攻擊面。”

24

  “  以太坊的另一大弊病是擴容。以太坊聲稱將“所有東西都放在區塊鏈上”,將所有信息進行永久存儲,并將以太坊命名為“全球計算機”,但最終結果是導致系統的緩慢和阻塞。”

25

  “  到目前為止,以太坊的膨脹問題已經非常嚴重,對于普通用戶來說,運行一個單獨的節點根本不可能。以太坊開發者也呼吁用戶不要再區塊鏈上部署更多智能合約應用程序。

  其結果是,盡管有人說在壓縮模式(warp mode)下運行一個節點很容易,而且表現與完整節點一樣好,但以太坊正在變得越來越中心化。

26

  “  以太坊還聲稱自己可以抵制一切審查行為,這一說法簡直自欺欺人。

27

  “  以太坊還聲稱自己可以抵制一切審查行為,這一說法簡直自欺欺人。

28

  “  還有2016年下半年,在僅有6%的以太坊持有者投票后,以太坊核心開發者便做出決策支持一個硬分叉,從占有4.5%的以太坊智能合約中追回資金。

  此外,還有其他中心化的潛在跡象,包括Vitalik Buterin與俄羅斯政府機構簽署協議,以太坊核心開發者的半封閉會議等等。

29

  “  另一個危險信號是,以太坊開發者社區普遍缺乏相關經驗。

30

  “  有一段時間,微軟的一位大咖盧修斯·梅雷迪思(Lucius Meredith)曾被認為在以太坊的規模化擴容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然而,隨著他自己的以太坊擴容公司RChain的失利,他現在可能也不再專注以太坊擴容一事。

31

  “  只有靠“以太坊甘道夫”(Greg Colvin)和他所創立的“以太坊魔術師聯盟”力挽狂瀾了,雖然我認為希望不大。

32

  “ 為什么我對以太坊持懷疑態度?我想真正的原因是:以太坊沒有創建一個開源項目和測試網絡來解決一些有趣的計算機科學問題,創始人反而發行證券,涉及數千名無辜的沒有任何信息的散戶。

  在我看來,投資以太坊ICO與購買那些 “發明時空旅行”的創業公司股票并無兩樣。以太坊那次魯莽的發行證券,為2017年ICO熱潮所引發的不當資本配置的可怕后果奠定了基調。

33

  “  我想說,以太坊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雅虎”,一種無法擴容的“藍籌”加密貨幣。

34

  “  最后,我想以比特幣核心開發者Gregory Maxwell在2016年的幾句話來總結下:

  當大家認識到“圖靈完備”是一個錯誤的工具,而我們的系統只能驗證無法計算時,所有關于擴容,隱私保護和靈活性方面才出現根本改進。這個認識層面的錯誤沒有任何優勢,營銷導致人們一開始就對智能合約的益處沒有清晰的概念。

35

  “  我毫不懷疑比特幣世界里更為強大的智能合約。但以太坊的營銷沒有力量,已然過時—這種營銷方向所帶來的共識不一致和去中心化,破壞了資源消耗和激勵不匹配。

  

  但幸運的是,我描述的認知框架在比特幣專家社區中得到了很好的理解。

  看了這些國外大牛對以太坊的評價,是不是很打擊信心。其實任何平臺都有有利有弊,不斷打磨技術和產品才是王道。

  話說回來,雖然負面的聲音很多,以太坊目前仍是最大的公鏈,社區的分為也非常好。據DappRADAr統計,現在EOS、TRON上,充斥著大量博彩游戲。以太坊的整體生態相對更加健康。

  

  波場Top 5 Dapp中,有3個為博彩應用

  你看好以太坊嗎?你會在以太坊上開發嗎?在留言區告訴營長吧。

  

  — END —

  

  推薦閱讀:

  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姍姍來遲,以太坊2.0還要等多久?

  2019八大科技趨勢,指引你走向技術下一站

  1年丟失140億!你是區塊鏈的受害者嗎?|年度安全事件回顧

  買不到回家的票,都是“搶票加速包”惹的禍?

  程序員的年度未解之謎:加班背鍋的是我,得優秀員工的卻是他

  特斯拉“撞死”機器人,是炒作還是事故?

  2018,這一年的騰訊優圖,我們總結一下!

  剛剛!程序員集體榮獲2個冠軍,這份2018 IT報告還說這些!

  點擊“閱讀原文”,打開 APP 獲取更多干貨喲!

好文!必須點「好看」

關鍵詞:比特幣新聞 幣牛牛

轉載自比特幣新聞網(www.felzlh.tw),提供比特幣行情走勢分析與數字貨幣投資炒幣最新消息。

原文標題:用戶倒戈, 長篇推文開懟, “以太坊不值得”

原文地址:http://www.felzlh.tw/ytf/xw/11759.html

本文來源:區塊鏈資訊編輯:btc268.com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 })();
网球王子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