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

區塊鏈亂象:數字貨幣白皮書網上千元即可找人代寫!

2018-10-18 16:03 編輯:比特幣新聞網 來源:網絡整理

  作為數字貨幣的領頭羊,比特幣的風潮無出其右,從一枚幣值2分錢到最高時的12萬人民幣,讓所有人目瞪口呆。比特幣之后,許多利用類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如雨后春筍般涌出。從國外的以太幣、萊特幣,再到國內的原力幣、般若幣,好像人人都可以通過炒幣致富。

  新創立數字貨幣想要流通,就必須通過首次公開發行——ICO向公眾募資,錯過比特幣的投機者,都想著投資下個比特幣后一夜暴富,導致投機炒作盛行,有的還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監管部門認為,此舉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2017年9月4日,央行等7部委聯合下發文件,稱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表面光鮮的ICO,實際上粗制濫造

  雖然各大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一度關停,但是在比特幣價格不斷走高的刺激之下,仍有企業選擇頂風而上,繼續ICO。

  上海的張先生今年1月在數字貨幣平臺OKEX上,看到一家名為“秀幣”的數字貨幣,項目方稱自己將火熱的直播和區塊鏈技術結合起來,旨在顛覆直播行業,打造一個公平公正、去中心化的直播平臺。隨后他以首發時2角的價格購入價值40萬元的秀幣,沒想到,過了幾天,直接破發至1分錢。仔細研究之后,張先生發現,創始人身份涉嫌造假,而白皮書更是粗制濫造:“它寫的是原來花椒直播的CEO,來做視頻直播的區塊鏈技術,這不是挺有名的嘛。買了之后才發現,代碼一行都沒有寫,就是一周時間,寫了一個白皮書就上線交易去了。”

  做好ICO的關鍵:會講故事 ,“白皮書”4000一份

  從字面上看,ICO和我們平時說的公司上市前的IPO——首次公開募股有點類似,但企業IPO需要遵循證監會所的要求,通過經紀商進行銷售。整個過程有著嚴格的審核。但是ICO,從本質上來說,只是把IPO的企業變成了數字貨幣,把公司股份上交易所變成了“數字貨幣上交易所”,但是ICO的過程卻沒有任何一家監管部門管理。完全靠行業內部人士站臺和闡述自己技術存在合理性“白皮書”。

  中國之聲記者通過搜索發現,如此關鍵的白皮書,居然可以通過購物網站輕松購買,也就是說,如果記者隨便編造一個幣種,找人定制一本白皮書,從網站上抄幾行代碼,找到OKEX、火幣網等交易平臺,理論上也能出一種數字貨幣。在購物網站上專門銷售ICO白皮書的黃先生說,寫白皮書基本都是一個模板,想在哪個領域編故事,就說通過區塊鏈技術可以解決某種問題就好。

  黃先生:“比如說那些借貸鏈、原力鏈,這些都是我們編輯的,區塊鏈白皮書的話,他的框架模式的話都是一樣的,比如說他開頭就說什么是商業鏈條大概的這樣是吧?后面他寫,為什么要做?我們能去什么?運用什么技術,他能解決什么痛點,就是說反反復復地按照這個邏輯去描述白皮書,只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的,也是都是一樣的原理。”

  黃先生還介紹,數字貨幣想要發行,代碼都好說,把故事講好才最關鍵,想在哪個領域出白皮書,他們就能寫成哪個領域的,根本不需要技術背景:我們做了載體之后,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技術支撐,這個區塊這里的技術運用整個白皮書的話,圍繞這幾個重要點去描述的,以及后面團隊什么或者說風險什么都是次要的。我們只需要您提供主要的一個想法,中英文一體是6800元就可以幫你完成,只需要一個中文版是4000元就可以幫你完成。

  ICO評級標準缺失

  4000元還不用懂技術,就能制作一份高大上的《數字貨幣白皮書》。真的可行嗎?記者拿著自己臨時起意編造的白皮書,從其他網站抄的幾段代碼,數字貨幣上市的第一步就準備好了。接下來,需要找幾家“假評級”機構評級,再找幾位業內所謂“成功人士”給自己站臺,就可以去找OKEX或火幣網等數字貨幣平臺去“發行”了。

  和嚴格審核的IPO相比,ICO是不是過于簡單了?難道大火的區塊鏈技術都不是考慮因素之一嗎?

  中國之聲記者隨機在廣告中,找到名為“般若幣”的數字貨幣,它號稱“基于大數據的精準廣告區塊鏈,是首個服務于中國市場的區塊鏈廣告項目”。通過區塊鏈技術,解決了廣告投放時,廣告主不了解實際投放情況的痛點。還找了一家名為“coinsfund”的投資基金把自己評為A級。至于評級的標準是什么?一家投資基金是否有權評級?項目到底有沒有得到實行?記者將這些問題對般若提出采訪要求后,并沒有得到答復。

  但是般若幣一位離職員工向記者透露,自從今年1月上線以來,他們并沒有遵循7部委的要求,主要面對的還是中國用戶,但除了發數字貨幣“圈錢”,他們根本就沒有使用多少區塊鏈技術:“現在現實情況是,法定貨幣和虛擬貨幣之間的交易肯定是被禁止的。所以在這種大的背景下,鏈上用戶的數量就非常有限。并沒有說能一下子直達區塊鏈理想化目標的一個解決方案,但是這個app其實還是一個所謂的中心化的模式,我們也是點擊廣告就可以賺幣,但是用戶點擊完廣告賺幣的這個過程,還是有一個中心化的數據庫把這個幣發給他的。”

  業內:沒有感受到相應監管

  早在去年9月就下的禁令,為什么他們還要頂風作案?這位工作人員透露,相應的監管根本沒感受到,隨著前不久比特幣暴漲,很多人都看到了數字貨幣里面的甜頭,甭管有沒有區塊鏈技術,都著急寫份白皮書下海撈錢,同時監管方面,沒有具體部門管理,也讓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機:

  工作人員:“說實話我覺得真的值得監管,應該有一些更具體的方案出來,要不然這個確實比較亂,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個問題,但是你怎么去監管肯定都得有更細致的東西出臺,否則即使你從業人員也沒辦法。就比如大家都知道這個東西是不好的,但是你要是沒有具體的細則,從業人員也不知道要去遵循什么。而且,只要比特幣暴漲的話,肯定是所有這個圈子里大家都看到巨大的利益誘惑。

  委聯合發文禁止ICO,可今年ICO卻愈演愈烈,一股腦地發白皮書稱自己通過區塊鏈技術解決了某某行業痛點,然后發行數字貨幣圈錢。像張先生這樣2角買入后跌到1分的秀幣,不在少數。

  專家:監管不該一刀切

  長期觀察數字貨幣領域的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教授鄧建鵬認為,監管上的一刀切,從結果上看,并沒有起到當初的目的,未來的監管,還應該給數字貨幣“留條活路”:從去年開始它是簡單的一刀切,就是無論是什么形式都要得到禁止。但我個人認為簡單的禁令從目前的結果來看顯然他是收不到效果的。區塊鏈或者是數字貨幣這東西他是有非常典型的全球化的特征,就導致你在物理空間就比方大陸范圍境內單純的禁止,他恐怕就沒有效果,除非你把網絡拔了,所以我們是不是要思考監管規則做一個微調,把你做公募是絕對不允許的,詐騙是絕對刑法要打擊的,但是如果是私募又是真實的創業,可否有一些特殊的渠道,比方說由專門的某個機構來審批,來避免監管的一個窘迫的狀況。我覺得這個東西值得再思考。

轉載自比特幣新聞網(www.felzlh.tw),提供比特幣行情走勢分析與數字貨幣投資炒幣最新消息。

原文標題:區塊鏈亂象:數字貨幣白皮書網上千元即可找人代寫!

原文地址:http://www.felzlh.tw/ico/bps/34.html

本文來源:網絡整理編輯:比特幣新聞網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 })();
网球王子真人